言灵

这剧如果男女主像男男组这么666应该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话说前面那位小哥你确定你拿的不是岳将军夫人的剧本吗🙈

大嫂,我看你可以请家法了……话说我现在忽然觉得二公子和林姑娘还是做朋友的好,毕竟知己难求,真的真的 儿女情长啥的格局对你俩太小了,还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吧……

忽然觉得误会了少阁主,少阁主一点都不腹黑,就是个温良恭俭让的谦谦君子……老阁主这句话可真是字字滴血啊T^T

两集回来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我就给皇后你这个flag点个赞好了……萧元启你能不能速度!还行不行了!

我就想说以后国产剧能不能多出点这种人设的女主……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以后的剧情了,剧组能不能给拍三百集琅琊阁日常……

飞盏蔺九比武脑洞

看预告的产物,本来是想写个脑洞,谁知道写了这么长,微飞盏✖️蔺九向,就是个脑洞,文笔什么的就忽略吧哈哈。可能OOC~ 整天给少阁主拉邪教的我先顶锅遁了~

私设:飞流是打了个酱油的小师叔

荀大统领一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也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给蔺九的,是以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蒙浅雪见师兄从吃饭就一直走神还兀自嘀咕什么,就问道:师兄你这是想什么呢?飞盏听见猛地回神,见对面平旌也直直的看着他,皱着眉头说道:“我一直以为这九先生是个文弱公子,今天才知道他功夫这么高,我都打不过他。可是…… ” 飞盏还没说完,就见对面两位都笑开了,颇有些幸灾乐祸。

没等大统领再开口,就听平旌接道:“可是荀大哥觉得他的功夫应当是不如你的,是不是?”

飞盏一听这话立马瞪大了眼:“你怎么知道?我是觉得……我不是说九先生不厉害啊,我就是觉得……觉得他的内力至少是不及我的……吧。” 说到最后连自己都不确定了。

对面平旌笑得更开心了,“荀大哥看来是和九兄交过手了,你先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飞盏当即饭也不吃了,说起自己今天和蔺九交手的事情。

这话还得从今日一大早说起,大统领早起练功,和平旌过了几招甚是畅快,等平旌回房去后看着时辰还早,就在琅琊山闲逛起来。正感叹着琅琊山钟灵毓秀,不似凡间呢,就见前面一个白衣公子在舞剑,一手君子剑舞得是行云流水,风流飘逸,称着琅琊山的晨光微岚,也不似凡人。转而又觉得这人身法奇特,并不常见,一时间看愣了。待到那公子收剑转身,才看清楚竟是这琅琊少阁主。

蔺九回身看见飞盏也有些意外,只不过他素来是个八风不动的性子,便也只是行礼致意:“大统领,早。”

飞盏也就呆愣愣的回:“九先生,早。” 好似问了这声早后才回过神来,立马看着对方的眼睛都亮了。要说这荀大统领平时虽然看着成熟稳重,其实完全是个坦率耿直的性子。这不立马上前直愣愣的夸到:“没想到少阁主看着是个翩翩公子,功夫居然这么好,这剑舞得真漂亮啊。”

“……” 蔺九虽然自幼没少被人说是文物全才,但也基本都是别人对着老阁主夸他,像这么直接说到自己眼前,还这么真诚的,倒是第一次。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只道:“大统领过奖了,自然是比不上大统领。”

本不过是谦虚之词,谁知这大统领向来不走寻常路,又是个武痴,这会儿正对他那身法好奇,立马到:“哪里哪里,不比比怎么知道不及我呢,不如我们切磋一下。”
“……” 这次少阁主是真不知道怎么接了。按说这大统领是客人,他们也不熟,怎么好动手切磋。

荀大统领看对方一时愣住,才反应过来,搔着后脑勺道:“我是不是失礼了。”

谁知这话一出,那少阁主竟笑开了。大统领看着对面那如山水般一般清淡明快的笑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话说这蔺少阁主委实是个妙人,他自幼老成持重,心思过人,端的是个谦谦君子。可偏偏身边都是些跳脱直白之人,老阁主是,平旌是,前些年还在的那个武功登峰造极,却心如孩童的小师叔也是。或许是因为这样吧,也可能是因为他年少便执掌琅琊阁,看尽人心诡谲,所以反倒对这种心如赤子的人格外多些好感。可奇就奇在,这少阁主要是看谁顺眼,就特别要逗弄一下对方,像大统领这种坦率又老实的人……
若是当时还有其他琅琊阁的学徒在,定会提醒大统领趁早躲得远远的。只可惜这大统领点背,正撞到少阁主的剑尖儿上。
没等飞盏反应过来,就听得蔺九说,“既然大统领看得起,我也想领教领教这琅琊榜高手的厉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大统领一听这话,立马也顾不上其他了,高兴道:“九先生赐教。”

两人就这么,过了百余招。这大统领在打的时候也看明白了,这九先生身法确实不凡,但功力应是不及自己的,心下也有了数。可就这么想着想着,就见蔺九一个侧身,剑点在自己要害上。这下大统领才真的傻眼了,一时定在那里,就呆呆看着对面九先生依旧温文尔雅的收了剑,躬身道:“大统领承让了,时辰不早,该用早膳了。” 便转身回阁里去了。其实如果大统领当时反应快点,走到前面去看少阁主,定会发现少阁主脸上像是偷到小鱼干的猫一样狡猾的笑容。

“就是这样。”这边飞盏讲完了早晨比武的事,只见对面师妹和平旌都要笑歪了。登时怒道:“你们笑什么!这九先生功夫到底怎么样啊! ”

蒙浅雪转了转眼珠,道:“师兄这多半是……中了九先生的拍花绝技了!”

飞盏不解:“什么拍花…… ”说道一半才反应过来师妹是在开玩笑,当下抿了嘴也不说话了。

平旌这才收起笑道:“荀大哥莫恼,你师承正统,内力深厚,九兄论真功夫确实不如你的。至于他为什么能赢…… ”平旌顿了顿,问道:“荀大哥可还记得当时我与北燕郡主那场比试?”

飞盏想了想:“记得,那郡主设计你误杀了……你是说,九先生在引导我的招式?”

平旌点头,又笑:“这琅琊阁素来是没有什么规矩的,但有一条,是琅琊阁的人都默认的,你可知是什么?”

“什么”

“不要招惹少阁主,尤其是老实人”

“啊?” 飞盏一脸茫然,“我没招惹他呀”

“不是这个意思” 平旌道,“九兄这人呢,你看着他平日里一派温文恭谦的君子模样,其实呢是个芝麻团子,都黑到心儿里了。”

“嗳,也不能这么说吧” 要不怎么说大统领是个实在人呢,这都被人算计输了,还想着帮人说话呢。

平旌笑着看他一眼,接着说:”不是说他坏,蔺九这小子,从小就心思敏捷,是一个走一步看十步的主,你一出手他多半就想好后面要怎么接了。另外,他虽然功夫不如你扎实,但他这轻功,却是尽得老阁主真传。老阁主别的不说,轻功那真是不负他鸽主的称号,算得上独步天下,荀大哥觉得他身法奇特,多半是这轻功步法的功劳。所以就凭这两点,一般人都难是他的对手。荀大哥你与他比试,存的是切磋之意,自然不会下杀招,又心思单纯,怎么可能赢他。”

“哦~原来是这样 。”飞盏恍然大悟。

“所以我才说,老实人一定躲着他,不然被他卖了还帮着他数钱呢。” 平旌也不知是不是从小受他捉弄,吐槽起来毫无压力。

倒是蒙浅雪,想着师兄到底是客,别让他心里有什么芥蒂,就道:“九先生确实是个极有意思的人,他平日里甚少出手,这次愿意与你切磋,想来对你是很有好感的,师兄不必介怀。”

“那倒是,老实人嘛,九兄最喜欢了……”平旌还在嘀咕。

早说这大统领素来不走寻常路,这会儿更是思路清奇,不但没介意,反倒十分敬佩:“都说这琅琊阁人杰地灵,历任阁主都是不凡,如今才知道所言不虚。这少阁主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允文允武,还长得这么好看,真是个神仙般的人物啊。”

那边平旌吐槽完正在吃饭,听得这话一口粥差点呛死自己。荀大哥,你确定我们说的是一个人吗……你才是神一样的人物啊……

然而这心大的大统领解了惑,赞叹了一番,当下拿起碗来要吃饭,就听得身后一个凉嗖嗖的声音道:“没想到大统领这么看的起我,看来我得好好谢谢大统领呢……”


end~

刚刚在陶庵梦忆中看到一个词,古貌古心,瞬间感觉说的就是少阁主这种~

小阁主我看你简直邪教担当,为什么和谁都感觉这么配…… 单纯耿直忠犬攻×聪慧腹黑少阁主 感觉脑子里长了个黑洞233333~

看大家都刷相认忽然开了一个少阁主的脑洞~第一次写,文笔神马的不存在 ̄▽ ̄""我对少阁主是真爱~

蔺九进屋的时候,见老阁主正拿着半块玉佩发呆,不知在想什么。
蔺九行礼:老阁主
蔺晨回过神来招呼他:坐
蔺九坐下,老阁主没说什么,只颇带玩味的打量他片刻。少阁主顿时心里一突,心道:这表情眼熟,怕是要作怪。
尚未及细想,就听老阁主道: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样样都学得不错,唯有一样,不及为师十之一二。
蔺九疑惑:什么?
追姑娘呀,蔺晨颇为得意。
…… 少阁主表示不想说话。
就听老阁主接到:平旌就不说了,傻是傻了点儿,好歹也找着媳妇了。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整天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这琅琊阁又不是少林寺。
少阁主从善如流:徒儿自然不及师傅,就是不知师傅这般厉害,我师娘在哪呢?
老阁主瞪眼:熊孩子,不孝徒!
少阁主不动如山:师傅这玉佩不错,质地上佳,又是半块,想来是个信物,难道是我师娘给的?
老阁主听他说到玉佩,也不生气了,顿时眉开眼笑:确是个信物,为师看平旌他们相认也才想起来,早年为师与人醉酒,给你也订了门亲事……
噗!咳咳咳咳!少阁主一口好茶全喷了出来。
老阁主不为所动,伸手递过玉佩,开心道:呐,信物。你收拾收拾,明日便下山寻媳妇去吧 哈哈哈哈
少阁主:都让开,我要欺师灭祖……

先帝你还真是……一语成谶啊 话说特别想吐槽皇后和首辅两位,你们作就作,能不能别扯先帝的旗号,先帝要是真有灵,怕不是早就把你们收了去了……